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北京所有劳教人员已释放6家劳教所已摘牌

2018-10-31 14:08:41

北京所有劳教人员已释放 6家劳教所已摘牌

昨日,大兴区庆丰路6号,新安劳动教养所门前,大理石上的名称已经去除,只剩下依稀可辨的痕迹。新京报黄月摄

新京报讯昨日凌晨,北京市举行了以司法局为主会场的北京市司法行政系统监管安全“零点报告”行动。与往年不同的是,报告会上,并未有相关监管单位以“劳教局”的名义进行汇报,而是增加了社区矫正的宣传片及各区县介绍相关社区矫正情况汇总的环节。

据悉,目前北京市所有劳教所均已摘牌,所有劳教人员也均已被释放。[1][2][3][4]下一页“报告”前播放社区矫正宣传片

去年12月31日晚11时30分许,“零点报告”行动正式开始之前,在北京市司法局的主会场,播放的段宣传片介绍北京市监狱系统,时长约10分钟。之后大屏幕上显示的不是像往年一样的劳教系统宣传片,取而代之的是介绍社区矫正系统的宣传片。该宣传片播放了18分钟左右。

“零点报告”全过程未提“劳教”

2014年1月1日零时,随着市司法局局长于泓源“零点报告行动开始”的命令,全市司法行政系统监管场所和区县司法局统一行动,通过视频指挥系统依次逐级向市司法局指挥中心报告监管安全情况。

在各分会场汇报的画面和声音中,未出现“劳教局”的字眼,且劳教局的相关单位做汇报时,出现的背景画面是“零点报告行动指挥中心”。

另外,在市监狱局局长孙超美向于泓源报告后,按照往年惯例,主持人将宣布由劳教局局长戴建海做报告,但此次宣布的是“按照程序由戴建海同志继续报告”。

之后,各区县司法局局长向市司法局相关领导汇报社区矫正工作,终通过汇总,目前全市各城区共有5098名社区矫正对象。

在整个“零点报告”过程中,始终未提“劳教”。

北京市所有劳教所均已摘牌

零时20分,全市司法行政系统监管安全工作情况汇总到于泓源处,于泓源代表全市司法行政系统领导报告并宣布:截至2013年12月31日24时,北京市司法行政系统监管场所连续17年实现监管安全无脱逃、无重大狱所内案件、无安全生产死亡事故、无重大疫情的“四无”目标,社区矫正工作实现无脱管、无漏管。

另据了解,目前北京市所有劳教所均已摘牌,所有劳教人员也均已被释放。前一页[1][2][3][4]下一页探访

据北京市劳教局官方站显示,该局成立于2000年2月,下辖7处劳教所,其中,除双河劳教所位于黑龙江省,其余6家均位于大兴区。

昨日,新京报走访这6家劳教所发现,团河劳教所已更名为“北京市监狱团河二监区”,另外5家劳教所门外标牌或被摘除,或被遮盖。

地点:新安劳动教养所

门外大理石“劳教所”字样已去除

昨日13时许,位于大兴区庆丰路6号的新安劳教所门外,大理石上“北京市新安劳动教养所”字样已被去除,只可见留下的痕迹。

在劳教所门外遇到了两名市民。“通知我们来这里。”这两名市民称有家人在此处服刑,他们接到后前来探视。但由于放假,只能改日再来。

门口值班人员称,门口的“教养所”等字样是去年12月28日去除的。他表示,目前所内有服刑人员。

另一名值班人员说,今后该处或将接纳戒毒者及轻刑者,“别的变化应该不会太大。”

据北京市劳教局官介绍,新安劳教所曾先后收教女性劳教人员、涉毒型劳教人员、男性劳教人员日常管理及收容遣送工作。

地点:团河劳教所

更名为“北京市监狱团河二监区”

昨日,位于大兴区团桂路1号的团河劳教所正门西侧墙壁上,挂着写有“北京市监狱团河二监区”字样的不锈钢标牌。

“去年7月新换的牌。”工作人员称,但“不清楚”里面是否还有劳教人员。

据了解,该所始建于1955年,主要收容财产、滋扰、性罪错等类型的成年男性劳教人员。此后,曾收教成年男性犯有财产、滋扰、性罪错、吸毒、扰乱社会秩序等罪错类型的劳教人员及少年管教人员。

地点:天堂河劳动教养所、未成年劳教所、女子劳教所、新河劳教所

劳教牌已摘值班人称“里面空了”

位于大兴区的天堂河劳教所,原先大门东侧墙壁上,贴着一上一下两行字,上面是“北京市天堂河劳动教养所”,下面是“北京市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

昨日下午,同一位置只剩“北京市天堂河强制隔离戒毒所”字样,其上的“教养所”字样仅还有隐约字痕。前一页[1][2][3][4]下一页“里面已经空了。”值班人员称,“以后归那儿管都不知道。”

据了解,天堂河劳教所始建于1960年。2007年2月2日被司法部列为首批戒毒康复试点单位。在2008年6月1日前,主要承担吸毒型、普通型及女性患病劳教人员的管理教育工作,其后又增加了强制隔离戒毒职能,成为北京市司法行政系统首家强制隔离戒毒所。

同样摘除标牌,释放劳教人员的还有汇林南街的未成年劳教所、魏永路上的女子劳教所以及清源路上的新河劳教所。

其中,未成年劳教所门口,一块绿色苫布盖住了贴有其名称的大理石,值班人员称是“几天前遮起来的”。

女子劳教所门口,则无任何标识,“我们这儿一直都没有(牌子)。”值班人员称,此处“很早就没有人了”。

专家观点

建议恢复工读学校

近段时间,在媒体报道以及络讨论中,有一些人担心劳教制度废止后,社区矫正将会成为另外一种劳教。

对此,2013年11月29日,司法部副部长赵大程在国新办发布会上回应称,社区矫正与劳教制度不能混同。社区矫正适用的范围、对象,是法律判决被管制的、宣告缓刑的、假释的或者被暂予监外执行的罪犯。而劳教是有违法行为,但又不构成犯罪的,采取的一种强制教育的措施。

赵大程介绍,与劳教进行集中管理不同,社区矫正服刑人员不脱离他的家庭和熟悉的生活环境,然后对他进行思想教育。

法学专家、司法部研究室原主任王公义表示,社区矫正只是接手了原劳教制度的一部分,劳教制度的废止还需要好几部分法律来衔接。废止劳教后,起码要修改5部法律,如《刑法》、《刑诉法》、《治安处罚法》、《行政法》、《行政诉讼法》都要修改。

王公义说,还有青少年犯罪,原来关在劳教所,现在劳教没了,建议恢复工读学校,由心理学、管理学等方面的老师教育和帮助他们。

本版采写/新京报张玉学黄颖杨锋

原标题:北京所有劳教人员已释放6家劳教所已摘牌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前一页[1][2][3][4]

电动观光车
屈曲约束支撑
植生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