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

利比亚缘何被失败

2019年06月14日 栏目:旅游

利比亚缘何“被失败”原题:利比亚缘何“被失败”两年前的10月20日,统治利比亚长达42年的卡扎菲死于非命,该国由此进入“后卡扎菲时代

利比亚缘何“被失败”

原题:利比亚缘何“被失败”

两年前的10月20日,统治利比亚长达42年的卡扎菲死于非命,该国由此进入“后卡扎菲时代”。然而,卡扎菲政权垮台并没有使该国“走进新时代”,反而陷入前所未有的困顿。10月10日,利比亚临时政府总理扎伊丹在光天化日之下遭绑架,表明当前利比亚政局动荡已到了堪称“离谱”的程度。

两年来,战后的利比亚可谓乱象纷呈。利比亚战争期间,各种武装组织从无到有,从弱到强,并在卡扎菲倒台后占地为王,形成武装割据之势。由于没有掌握“枪杆子”,利比亚过渡政府说话根本不管用,难以对全国进行有效控制。《纽约时报》称,扎伊丹政府对全国大部分区域几乎失去控制,尤其是邻近第二大城市班加西的利比亚东部。

由此导致的必然结果,就是地方自治和分离倾向日益加剧。目前,昔兰尼加、费赞等地区谋求自治倾向越来越明显。而且,这些地方武装组织不仅要求高度自治,还谋求控制本地区的石油生产和出口,由此严重殃及利比亚经济命脉石油的生产和出口。2012年,利比亚石油产量一度恢复至战前水平,但2013年春夏以来,各种势力为争抢石油出口这块“肥肉”,罢工、静坐、堵塞交通事件层出不穷。2013年8月,津坦地区的武装组织关闭了该地区的阿里·菲勒和艾沙拉两大油田,利比亚石油日产量由此下降50万桶。目前利比亚石油出口从战前130万--140万桶/日,降至16万--20万桶/日。据利比亚财长称,石油停产使国家每天损失1300万美元。而且这一趋势至今仍在持续。如果任由局面恶化,利比亚政府将让所有人失去信心。

同时,国家武装力量孱弱,导致利比亚安全问题日趋突出。利比亚内战后,各种极端恐怖势力乘势兴起,战后政坛乱象又为这些势力发展壮大提供空间,典型的就是“利比亚伊斯兰战斗团”(LIFG)重趋活跃。该组织系上世纪80年代由赴阿富汗参战的“圣战”老兵归国所建,主张推行伊斯兰法,后遭卡扎菲镇压一度沉寂。利比亚内乱以来,一些曾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活动的“圣战者”回国参战,在押“战斗团”成员越狱集结,公开招兵买马,成为国内重要武装力量。此外,2013年以来,利比亚还涌现出“班加西伊斯兰教法虔信者”、“德尔纳伊斯兰教法虔信者”和“谢赫奥马尔阿卜杜勒拉赫曼旅”等各种新的极端组织。这些极端组织活动猖獗,导致该国安全形势日益严峻。

不仅如此,利比亚邻国如马里、阿尔及利亚、突尼斯等,均受到利比亚动荡外溢的影响。英国《经济学家》9月称,当前利比亚正经历卡扎菲倒台两年来困难的时刻。利比亚流传着这样的玩笑话:“通往天堂的道路就是奔向国际机场的那一条。”

有观察家认为,推翻卡扎菲政权,如同打开了潘多拉魔盒。此言不虚。利比亚过去是非洲富足的国家,民众生活悠闲安逸,但几乎在一夜间由天堂坠入地狱,主要根源就是两年前贸然推翻卡扎菲政权,由此打开部族政治的潘多拉魔盒。

利比亚主要由的黎波里塔尼亚、昔兰尼加和费赞三大部分组成,彼此联系并不紧密。进一步看,利比亚是个典型的部族国家,境内有上百个部落,中等规模的部落有20多个,其中较大的有4个:麦格拉、阿里·祖瓦亚、瓦法拉和卡达法。民众部族意识强烈,忠诚对象总是沿着“家庭-部族-部落联盟-国家”的方向依次外扩,越往外忠诚度越差,感情越淡漠。一般来说,在这类国家进行有效统治,唯有实行强有力的中央集权。卡扎菲的强人统治虽然毛病不少,但至少保证了国家的稳定与秩序,使政府有能力为民众提供各种公共产品。

但卡扎菲政权倒台使利比亚重新回到1969年之前的“软政权”状态。而且,历时7个多月的血腥内战,使利比亚执政当局与卡扎菲支持者结下血海深仇,部族冲突持续不断。该国即使实现“包容性政治”,也不过是“按部族实力分配权力”。而按部族分配权力,又使利比亚权力日益“碎片化”。有学者早就预言,“后卡扎菲时代无论何时出现,但有一点可以预见,那就是利比亚将陷入局势紧张、危机四伏的状态,各种社会力量将上演群雄逐鹿的大戏。”两年来的实践表明,这话终不幸而言中。利比亚成功转型事实上已经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英法等西方国家是武力推翻卡扎菲政权的始作俑者。当初北约矢志推翻卡扎菲政权,主要是为了实现地缘和资源的双重目标:利比亚地处地中海南岸,是欧洲登陆非洲必经之地;同时该国石油储量非洲,世界第七,已探明储量达465亿桶,且开采成本低,油质好,并有半数以上石油尚未被开采,因此这是一块非常诱人的“大蛋糕”。当时的法国外长朱佩不加掩饰地把法国介入利比亚军事冲突称作是“对未来的投资”。

为尽快推翻卡扎菲政权,英法等刻意利用、激化利比亚部落间矛盾,并在战后重建中有意扶植亲西方势力,保持该国政权的孱弱处境,这是因为,利比亚政权越弱,就越愿意在资源、主权问题上对西方作更多让步。利比亚现任总理就是“海归”,与西方关系暧昧。与卡扎菲时代相比,“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早没了当年的底气和硬气,日渐成为任由西方摆布的玩偶。而西方实现霸权野心的成本和代价,就是利比亚由治到乱,日益成为“失败国家”。承担这些成本和代价的,主要是无辜的利比亚人民。(田文林)

原标题:利比亚缘何“被失败”

原文链接:

稿源:环球

作者:张晓芳

网络营销营销方案
西医
癫痫要注意什么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