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美食

不朽道魂 第552章 逃命宗师

2020年02月15日 栏目:美食

不朽道魂 第552章 逃命宗师这是玉凌第一次真正意义上遇见这位堂兄。那些似是而非的记忆涌入玉凌脑海,还混合着一些莫名的复杂情绪,他

不朽道魂 第552章 逃命宗师

这是玉凌第一次真正意义上遇见这位堂兄。

那些似是而非的记忆涌入玉凌脑海,还混合着一些莫名的复杂情绪,他就站在原地与灌木丛前的白衣青年对望着,谁都没有先动。

“凌弟,好久不见,你现在变化可真大啊。”最终还是白衣青年牵起唇角

,笑容依旧完美得无可挑剔,一举一动皆是从容优雅,根本不像是惶惶如丧家之犬的模样。

“你还是老样子。”玉凌淡淡道。

玉渺注视着他,温和笑道:“时间过得真快,算来似有四年多未见了吧,凌弟的天赋果然让人望尘莫及啊,不得不说大哥在这方面确实不如你。”

“你不如我的恐怕不止是这方面。”玉凌微讽一笑,语气淡漠地道:“想好你要葬在哪儿了吗?我给你一个挑选墓地的权利。”

“凌弟,一见面就喊打喊杀的,不太好吧?”玉渺笑道。

“你还笑得出来?”

玉渺依旧维持着淡淡的笑容:“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你从小就非常厌恶我,难道我对你不够好吗?”

“对我好的方式就是想方设法送我上路?”

玉渺摇摇头,似乎很遗憾地道:“我一开始并不想的,我也试图和你好好相处,如果我们能齐心协力,一起让玉家变得更加繁荣强盛,那多好啊?可是你却没给我机会,我承认四年前的事跟我有关,只是那也是无奈之举啊。”

“说的挺好听,你自己信吗?”玉凌冷笑。

玉渺一脸认真和诚挚:“毕竟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堂兄弟啊,如果有和平相处的可能,我怎么也不愿意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行了,你能忍着恶心说下去,我也听不下去了。拖延了这么久时间,你准备好对付我的杀手锏应该差不多了吧?”玉凌问道。

玉渺瞳孔一缩,神色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但还是疑惑地道:“凌弟,你在说什么?不是你千里迢迢非要跑来追杀我吗?”

“哦?看来还没有完全准备好?是不是还在蓄力啊?”玉凌四处望了望。

然后,他便抬脚向玉渺走了一步。

玉渺站在原地一动未动,摇摇头叹息道:“为什么我们之间总是不能好好地聊聊天呢?既然如此……”

他抬眸注视着玉凌,眼瞳幽黑而深邃,缓缓说道:“你也别怨我非杀你不可了,这都是你逼我的啊……”

玉凌也是无话可说了,像这种虚伪到骨子里的人,明明是自己心怀忌惮要斩草除根,却非说成是别人不给他机会步步相逼,换了谁都只有无语。

当他扬起刀锋斜斜斩出一金一紫的交叉神光后,玉渺仍是一动未动,直接在两道神光下支离破碎,变成了一股袅袅飘散的烟尘。

“嗯?”玉凌皱起眉头,没想到出现的这位还不是玉渺真人,而是一道投影之类的东西。

与此同时,一片血光当空覆压而下,压迫得玉凌浑身骨骼一沉,虽然在洗髓后期的玄力流转下还能支撑住,但也让他短时间内动弹不得。而最诡异的是,他的脚下忽然出现了一个幽蓝色的黑洞,就如泥淖沼泽一般,一点一点让他往下陷去,灵力越是运转,周围的压力反而越大。

“年轻人,别挣扎了,我徒弟从来都不会轻视你,所以他早就去了黑域,根本不在这里,你也不用费心寻找了,我倒是很好奇,在流沙漏斗的吞噬下,你今天要如何逃得一劫?”丛林中忽然响起一道戏谑的声音。

显然是龚破影无疑。

但是,似乎还有另一个人的气息?

玉凌可以明显察觉到,控制这个漏斗灵器的另有其人,而且修为似乎已经到了幻神中期。

“我好想就这么看着你陷下去不管你啊,你觉得怎么样?”朔幸灾乐祸地道。

“不怎么样。”玉凌早就开始运转两大功诀了,到此刻直接推入了两百多周天,无比逼近三百大周天的最巅峰状态。

当他的半个身子都陷入幽蓝色黑洞后,玉凌猛地运起领域灵技,同时手一翻就是一道寂世之光向着漏斗灵器的核心飞射而去,借着一瞬间爆发的冲力就往外挣脱而去。

“你以为这么容易就能让你逃脱?”龚破影冷笑道。

仿佛应和着他的话语,漏斗灵器上方的血光轰隆隆继续覆压而下,要将玉凌的身形重新按入幽蓝色黑洞中。

但龚破影的冷笑很快就凝固在了脸上,因为一股无形的力量忽然降临在他身上,让他一个没防备险些仆倒在地。

“这、这是什么?”丛林另一边,也传来一道惊诧莫名的声音。

玉凌左手托着域主印,右手紧握长刀,身形一晃就来到了密林中,一眼便看到一位红衣男子手里拿着一个小型的迷你漏斗,上面正涌动着强烈的灵力波动。

明域气运在玉凌的调集下迅速汇聚而来,大半都镇在了这位男子身上,让他只能僵硬地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玉凌一步步走来。

玉凌的领域灵技蓝夜也弥漫而去,组合成了双重镇压,一位幻神中期强者愣是被压制得快要跌落幻神境边缘。

玉凌将雾刹界和灭魂符一并施展开来,三大攻击印诀也挨个来了一遍,结果没等他继续施展攻击灵技,这位红衣男子所在的位置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了一座人形石雕熠熠闪光。

这是变得什么戏法?

玉凌还真没见过这种古怪灵技,放眼四顾,那红衣男子就如人间蒸发一般,完全不见了踪影。

不过……他以为这样便逃得掉?

玉凌闭目感应着域主印中的异样气息,终于确定了方向,闪身追寻而去。

至于龚破影……晾那过一会儿解决也不迟。

那红衣男子施展了诡异的替死术后也没能跑太远,只是他速度飞快,玉凌半天追不上,感觉就算是幻神中期高手也未必能有这速度吧?得是又用了什么奇奇怪怪的灵技。

等玉凌翻身上了飞行器,追了好几分钟才重新看到了红衣男子的影踪,他听到了后方呼啸而来的声音,一回头瞬间惊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完全不能理解载着玉凌的是什么灵器。

“小兄弟有话好说!今天这事儿我认栽了还不行吗,这个流沙漏斗就当赔礼了,冤家宜解不宜结啊,咱们不如一笑泯恩仇吧?”那红衣男子一边跑的飞快,一边往后扔出那个流沙漏斗。

玉凌看都没看,因为朔告诉他那漏斗灵器上做了手脚,足可见这位红衣男子绝对不是什么纯良之辈。

见玉凌不上当,那红衣男子只能咬咬牙道:“小兄弟是看不上眼吗,我这里还有很多特殊的地级灵器,只要你肯放弃追杀,我都可以送给你!”

回应他的是一片幽蓝色的光华,也就是玉凌的领域灵技。

双重镇压再现,红衣男子顿时定在了原地,半天挣扎不动。

妈的早知道这么一个少年居然是明域域主,他说啥也不会跨域跑来掺和这事儿啊,龚破影简直就是个坑货啊!

危急时刻,红衣男子只能忍痛掏出了一块刻好了定向传送阵法的空间晶石,然后便在一片银光中再次消失了踪迹。

玉凌一个人在原地顿了顿,心里也泛起了一丝无语,这红衣男子好说也是一位幻神中期强者吧,怎么这战斗力没怎么表现出来,展现得尽是宗师级逃命技能啊,不用怕死到这个份上吧?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