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G20会议只研讨不对话无果而终

2019年01月31日 栏目:健康

G20会议只研讨不对话 无果而终被视作“可能是二战以来别”的二十国集团(G20)国际货币体系改革高级别研讨会昨日如期在南京举行,中

G20会议只研讨不对话 无果而终

被视作“可能是二战以来别”的二十国集团(G20)国际货币体系改革高级别研讨会昨日如期在南京举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法国总统萨科齐、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尽数出席。

如同此前的预测,推动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但综观为期一天的研讨会,各方虽然讨论话题相同,但同样的话题“交集”却似乎并不多。

虽然本次会议的主办方萨科齐甚至颇有激情地说“难道现在不是就IMF把SDR篮子纳入人民币这样的新兴货币问题达成一致时 间表的好时机么?”,但王岐山当天并未对SDR话题进行任何表态,而是明确表示“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是长期复杂的过程”,并谈了担忧通胀形势。

作为目前国际货币体系中重要的美国,也就是要被改革的对象,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当天同样态度旗帜鲜明,他在接受早报采访时直言不担心 SDR对美元行程冲击,同时还笑称,不担心中国和法国之间的合作,因为不知道中法怎么合作,只知道他自己和王岐山昨天“谈了有两个小时”。

为期一天的研讨会终在各方“点到为止”的讨论方式中结束,虽然各方观点针锋相对,但用一位参会人士的话总结,“只研讨、不对话”决定了本次会议未能就任何话题达成一致。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法国财政部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昨日在总结本次会议成果时介绍说,“本次会议旨在推动形成关于货币体系改革这一主题的国际议 程,进而成为G20的政策行动选项,为4月份在华盛顿召开的会议提供讨论素材,并为拟定于11月举行的G20戛纳峰会奠定铺垫,为首脑决策提供思路。”

萨科齐昨日开幕式结束后时间从南京直飞日本进行访问,与日本首相菅直人举行会晤,成为首位访问地震后的日本的外国领导人。

中国冷对法国建议?

针对此次研讨会关注焦点,中国纳入SDR范围的话题,在昨日的会议上中国首度表明鲜明立场,相比人民币纳入SDR以获得国际地位而言,中国眼下的经济稳定更为重要。

上月在巴黎的G20会议上,法国提出将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可能会鼓励人民币更快速升值。“现在是时候制定时间表,让IMF的SDR纳入人民币等新兴经济体货币,作为对这些货币在全球经济中起到愈发重要作用的承认。”昨日萨科齐更是再度明确表明立场。

在讨论了G20的主题和改进国际货币体系种种后,萨科齐在演讲中的语气突然变得夸张而热情,他表示,必须顺应全球更多货币不可阻挡的国际化进 程,这当然并非意味着去挑战美元和欧元的货币地位,但是其他货币国际化进程已经成为现实。“特别是人民币,我对中国当局的雄心表示欢迎。”萨科齐异常热情 的赞扬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然而对此,中国的态度却显得并不着急,虽然中国也愿意加入SDR以提升人民币国际地位,但从昨天中国包括官员和学者在内多位人士所表达出来的观 点来看,中国更希望国际货币体系改革是以渐进式的方式完成,且如果让中国以人民币自由兑换为前提,那么中国宁愿不要人民币国际地位的短期“虚名”。

先是当天王岐山并未提及SDR话题。

紧接着,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会议上的表态也颇为“克制”。

据外媒昨道,周小川仅表示,国际社会应专注于国际货币体系的长期改革,而非短期的修补。

随后周小川也谈起了经济形势。他说,中国及新兴经济体强烈希望,国际社会能将目光放长远,从中长期角度出发来调整全球经济。

周小川又说, 美国坚持促使中国让人民币加快升值的做法是不明智的。

相比于两位官员,学者的态度似乎旗帜鲜明些——可惜的是,并非支持法国。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夏斌微博表示,将人民币放进特别提款权中是世界经济一体化进步的体现,但人民币可兑换必须根据中国自身经济金融运行的特征极其发展阶段需要来决定,“我们必须走自己的路,不能讨价还价。”

同为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的李稻葵也有类似观点。

“相比以往,中国显得更加务实。”一位与会中国学者称,法国的积极或许与萨科齐个人国内的政治诉求有关。

美财长盖特纳强硬以对

不过,法国与中国也有共同点,那就是在于督促大国汇率的稳定。说得形象点,就是都把矛头对准了美国。

周小川昨日就提醒说,尽管储备货币发行国短期内可从廉价债务融资中获益,但由于这可能导致对经济监管的警惕性下降,因此从中、长期来看,这或许并不会给这些国家带来益处。

夏斌则称,当前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不能取得“实质性进展”的前提下,针对美元的非对称行为,“我们必须强调两点:一是跨国资本流动的监管,在这个方面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新兴转轨国家必须取得共识,二是大国汇率必须保持稳定。”

法国也借关于加强IMF监管职能的讨论反击美国:“国际货币体系显露了局限性”,萨科齐表示,“它未能阻止不断加剧的国际失衡。”

萨科齐指当前国际货币体系存在的问题包括:汇率经常出现剧烈波动,比如近期出现欧元与日元升值,并非欧元区或日本经济基本面发生变化的真实反 映;缺乏国际范围的资本管制规范,容易造成各国“各自为政”,从而采取单边措施;外汇储备积累过快,目前全球外汇储备增加至6.5万亿美元,成为全球不平 衡的一个突出表现。

但对于这些指责,美国人也不依不饶。

盖特纳称,目前国际货币体系中的问题在于各国的汇率和资本管制政策不一致,但强调解决该问题应在国家层面来创造更富弹性和稳定性的金融体系,而没有必要签订新条约或设立新机构。

盖特纳在接受采访时更是直言,不担心SDR冲击美元地位。美国方面的表态还依然延续巴黎G20会议上观点,对于中国是否纳入SDR,美国财政部部长盖特纳依然强调,纳入SDR的货币必须满足三个条件,弹性汇率政策、独立的央行以及允许资本自由流动。

有意思的还在于对于中法合作的看法,盖特纳笑着回答提问说,“完全没有这些担心。我可以告诉你,在过去两年,我们和中国之间的有更紧密的合作,比如G20伦敦峰会上我们就和中国达成一些协议。中美之间在根本问题上有很多交流与合作。”

为G20戛纳峰会开路

昨天的研讨会分为几个会期和分会场举行,针对国际货币体系的目前状况及弱点、资本流动管理问题、全球流动性管理问题、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工作计划的贡献、加强监管等议题进行闭门会议。

拉加德在总结本次研讨会成果时称,与会者都确信应该对国际货币体系进行修改,让它更有能力应对未来新的冲击。同时,会议还就如何抑制过多、过快 的资金流动对发展中国家造成冲击做了探讨。拉嘉德并表示,与会者认同国际货币体系必须加强监管,比如通过修改IMF章程、扩大IMF的授权范围、扩大对各 国汇率变化的监督权等。

拉加德明确表示,昨天的会议是非正式的学术研讨会,并无发表公报或政治决议。但他说,此次会议旨在推动形成关于这一主题的国际议程,进而成为 G20的政策行动选项,为4月份在华盛顿召开的会议提供讨论素材,并为拟定于11月举行的G20戛纳峰会奠定铺垫,为首脑决策提供思路。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是,尽管昨天的研讨会只谈及了金融规制,但法方提供的材料显示,在法国担任G20轮值主席国期间,反腐是一重要目标。萨科齐希望就经济生活中的道德建设采取果断行动,尤其是遵守反洗钱G20承诺,将首尔G20峰会通过的反腐败行动计划付诸实施。

法方提出,在其任轮值主席国期间,反腐工作将围绕四个重点:支持批准重要反腐国际公约;加强与私营部门的反腐联合;在国际私法合作、打击洗钱、 追还转移资产、入境条件、保护举报者等关键领域开展系列行动;明确国际组织的承诺——国际组织应有高水准的公正廉洁和透明度,并作出表率。

国际货币体系沿革

美元本位固定汇率制:

1944年7月,联合国货币及金融会议(即布雷顿森林会议)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布雷顿森林举行。布雷顿森林体系由此诞生。该体系确立“美元与黄金挂钩、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

后来,美元逐步贬值,经常成为被抛售对象。1971年8月15日,美国政府宣布停止各国中央银行按官价向美国兑换黄金。

1971年12月17和18日,西方“十国集团”(比、加、法、德、意、日、荷、瑞典、英、美)在华盛顿举行秘密谈判,促成“史密森体系”。其要旨是,美国宣布美元贬值7.89%,并将黄金官价从每盎司35美元提高到38美元,但各国依然将各自货币和美元挂钩。

1973年2月,由于美国国际收支逆差严重,美元信用猛降,国际金融市场又一次掀起了抛售美元潮,布雷顿森林体系终解体。

一篮子货币浮动汇率制:

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1976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通过《牙买加协定》,确认了浮动汇率的合法性,基金会成员国可自行选择汇率制度,但其汇率政策应受“国际货币基金”的管理和监督。

1978年10月,美元对主要西方货币的汇率跌至历史点,并引发西方主要货币市场动荡,这也是浮动汇率制度以来的首次美元货币危机。

20世纪80年代初期,美国财政赤字剧增,对外贸易逆差大幅增长。1985年9月22日,美国、日本、联邦德国、法国以及英国的财政部长和中央 银行行长(简称G5)达成“广场协议”,五国政府联合干预外汇市场,在国际外汇市场大量抛售美元,引发美元抛售潮,美元持续大幅度贬值。

欧元诞生:

1999年1月1日,在德国倡导之下,欧元诞生,在奥地利、比利时、法国、德国、芬兰、荷兰、卢森堡、爱尔兰、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11个国 家欧元区国家正式使用,并于2002年1月1日正式取代上述11国的货币。欧元由此成为和美元、日元竞争的另一大国际货币。

1999年9月,八国集团财长在华盛顿宣布成立二十国集团(G20)。成立这一对话机制的初衷是增加发展中国家在国际金融经济形势中的发言权,防止再次出现亚洲金融危机。

人民币登上国际舞台

2005年7月21日,中国央行宣布人民币汇率制度不再钉住美元,而是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人民币告别长达10年的“固定”汇率体制。

2008年11月,成立于1999年G20峰会正式升级为“全球金融峰会”,每半年召开一次,发展中国家在国际经济金融事务中话语权进一步增加。

2010年11月5日,IMF执行董事会通过份额改革方案。份额改革完成后,中国的份额将从目前的3.72%升至6.39%,投票权也将从目前的3.65%升至6.07%,排第三位。这被誉为IMF这一组织过去65年来重大的改革。

正版星力游戏下载
烟道防火止回阀
运动木地板
三明市童装泳衣直销
深圳工厂设备回收
广东氟碳铝单板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