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规模冲动转向效益导向保险业走到转型路口

2020年09月15日 栏目:养生

"规模冲动"转向"效益导向"保险业走到转型路口中国保监会主席吴定富4月21日在一季度保险监管工作情况通报会上透露,一季度全国共实现保费收
"规模冲动"转向"效益导向"保险业走到转型路口 中国保监会主席吴定富4月21日在一季度保险监管工作情况通报会上透露,一季度全国共实现保费收入3276.7亿元,同比增长10%。其中,财产险业务保费收入718.6亿元,同比增长12%,产险承保业务同比减亏45.2亿元,产险公司预计利润总体扭亏为盈。 人身险业务保费收入2558.1亿元,同比增长9.4%。 从去年同期的51.6%到今年一季度的10%,保险业的整体保费规模增速在短短一年内下降了40多个百分点,财产险和人身险的保费收入增速也分别较去年同期下降了约13%和53%。然而增速的大幅放缓不仅没有让保险业内人士忧心忡忡,相反地,日趋回归理性的市场终于给了他们一个喘口气的机会。当问及他们如何回望那段每日为保费规模所躁动且不安的“青葱”岁月时,很多人都不禁感慨:“低着头冲了那么久,该是重新抬起头来调整一下方向的时候了。” 谋求效益导向型发展协调运转“两个轮子” 保险业近年来的高速发展着实令很多行业颇为艳羡,然而“以规模论英雄”的考核体系却也为这个处于青春冲动期的行业埋下了诸多风险隐患。从投连风波到银保独大、从销售误导到理赔难,保险业发展不平衡且非理性经营等一系列痼疾背后往往都闪躲着规模冲动的魅影。 仅以饱受诟病的投连险为例,依靠这一内涵价值并不高的投资型险种,部分公司只用了短短数月就在保费规模的排行榜单上一再擢升。投连险带来的规模冲动,曾经无比痛快淋漓地颠覆了过去的公司发展和保费积累模式,而市场永恒的商业模式也透过投连险再次给企业和消费者阐述了一个基本原理,那就是收益总与风险呈正相关,冲动势必将与大起大落如影随形。 从去年8月开始,一场发端于“70号文”即《关于印发〈中国保监会关于进一步规范财产保险市场秩序工作方案〉的通知》的监管风暴率先在产险行业掀起后,剑指保险业非理性经营和管理粗放的一系列监管文件相继下发:《关于实施〈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有关事项的通知》、《关于加强财产保险公司投资性保险业务管理的通知》、《关于公布保险理赔(给付)程序进一步做好理赔服务工作的通知》、《关于加强保险资产配置风险管理的通知》、《关于规范保险机构股票投资业务的通知》、《关于进一步加强投资廉洁保险销售管理的通知》等近20个规范性文件密集推出,显示出监管机构对于推动行业整体转型的迫切。 “面对国际金LCH-10KN融危机和宏观经济形势变化对保险业的影响,保险公司要努力变被动应对为主动适应,关键是要提高自身素质,按照建立和完善现代保险企业制度的要求,坚持规范经营和科学管理,不断增强保险企业的综合实力、市场竞争力和抗风险能力,最终改善经营状况,提高经济效益。”正如吴定富在一季度保险监管工作会议和保险监管工作情况通报会上所强调,全行业要强化效益观念,尤其要改变长期以来存在的保险公司承保环节无利润、效益主要靠投资的片面认识。从国际上的情况看,一些国家的保险业已经通过严格承保条件、加强理赔管理等途径,改善承保业务绩效,实现承保业务盈利,提高总体盈利水平。“保险公司特别是产险公司要加强这方面的跟踪研究,借鉴国际经验,做到承保苏州通道闸和投资两个轮子协调运转,在重视提高投资收益的同时,更加注重优化业务结构、提高发展质量,切实提高承保业务的盈利水平。” 达成“结构调整”共识改善考核机制 对于还处在发展初级阶段的中国保险业而言,当前不仅要积极应对金融危机、维护国家金融安全,更要深刻认识和把握金融危机给我国保险业带来的挑战和机遇。如何在特殊时期做到化危机为机遇,这不仅考验市场主体的应变能力,也对监管者的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结构调整是保险业的一项重点工作,要把结构调整作为关系保险业当前和长远发展的战略任务,切实抓紧抓好。”吴定富如是强调。 从一季度的统计数据结果不难看出,结构调整已然从监管机构案头的政策指导,真正演化为了行业的共识,期交、期限长、保障程度高的业务日益受到保险机构和消费者的青睐。从险种看,投连和万能险占寿险公司业务的比重同比下降14.8个百分点。非寿险投资型业务规模得到有效控制。农业保险、家财险等业务增长较快。从销售渠道看,保险公司的销售渠道资源配置逐步均衡,寿险过分依赖银邮销售渠道的状况有所改善,个人代理业务保费收入1054.9亿元,同比增长15.4%。从保单期限看,寿险新单期交占比上升,内含价值有所提高。新单期交保费同比增长28.8%,比新单业务保费增速高26.2个百分点。在寿险新单期交业务中,5至10年期业务和10年期以上业务同比分别上升18.4和1个百分点。 对于如何通过结构调整提高发展质量、增强行业可持续发展能力、发挥保险功能作用,吴定富重点强调了三个方面的工作。一是以产品创新为基础推进结构调整,围绕我国经济和社会生活的重大变化,围绕城乡居民的消费习惯和消费热点,围绕国家宏观经济政策和产业政策调整,按照简单、透明的要求加大产品创新力度,逐步形成以社会需求为导向的保险产品创新体系。二是以优化销售渠道为重点推进结构调整,合理利用和配置销售渠道资源,根据公司发展和市场实际,充分发挥个人代理、团险、银邮等不同销售渠道的优势,改变过分依赖某一类销售渠道的状况,逐步形成不同渠道相互补充、共同发展的格局。三是以完善考核激励机制为保障推进结构调整,引导基层机构积极发展长期期交和效益型业务,不断夯实发展基础。同时,监管部门要探索建立结构调整评价指标体系,增加标准保费、新业务价值、风险保额等评价指标,引导行业科学地进行结构调整。 “国际金融危机带给保险业的一个重要启示,就是要坚持做好主业。保险业只有专注于自身具有比较优势的领域,发挥在风险保障和长期资产负债匹配方面的专业优势,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才能有效应对经济周期性调整的冲击。特别是投资理财型保险业务发展热情下降,为业务结构调整提供了良好时机。”吴定富指出,各保险公司在结构调整过程中,要考虑到当前时期保险业发展面临的复杂因素,处理好调结构与稳增长、防风险的关系。要针对不同保险公司的发展实际,控制好业务结构调整的节奏,要在发展中调整,在调整中发展,不能为调结构而调结构,影响行业的平稳健康发展,甚至产生风险问题,也不能为了追求增长速度,将调结构停滞下来,影响行业的发展质量和水平。 稳增长压力较大密切关注市场新问题 在一季度保险市场发展实现良好开局的同时,保险市场运行中出现的一些新情况新问题也引起了监管机构的高度重视。 “经济金融发展中的不稳定不确定因素,对保险业务平稳较快发展可能带来一定的困难和挑战。一季度,部分业务发展缓慢,部分保险公司业务发展面临困难。”吴定富指出,市场秩序不规范的问题仍比较突出,部分地区、部分公司的违规行为出现一些新动向,违规形式更加隐蔽。部分中小公司由于公司治理不完善、管理薄弱、经营特色不突出等原因,市场竞争能力不强澳洲海运门到门,公司经营面临较大压力。此外,受市场利率下行和资本市场波动的影响,保险资产的配置和运用面临较大压力。农业保险的巨灾风险分散体系尚未建立,农险业务中的操作风险值得关注。 “越是形势复杂多变,越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吴定富强调,要跟踪分析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形势变化以及对保险业的影响,及时掌握新情况新问题,特别是要加强对关系保险市场发展的重大问题以及倾向性、苗头性问题的深入分析研究,提高对复杂形势的分析判断能力。要进一步强化危机意识和风险意识,把困难和风险看得重一些,把应对危机的措施准备得更充分一些,毫不松懈,狠抓落实。从目前的形势来看,保险业保持稳定增长的压力较大,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越是要坚持依法合规经营,维护良好的市场秩序。要认真做好风险防范预案,实行“一把手”负责制,建立全行业联动的风险应急管理处置机制,加强基础工作,各公司要把目前业务发展比较困难的时期转化为战略调整期,进一步完善公司战略发展规划,加强人才队伍培训和建设,完善公司各项规章制度,加强产品的开发和设计,为公司可持续发展奠定基础。
咸宁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咸宁市治疗白癜风
咸宁白癜风较好医院
咸宁治白癜风哪里比较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