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石之瑜马索求三亿献金故事

2018-11-06 10:29:50

石之瑜:马索求三亿献金故事

台海12月5日讯 石之瑜在中评社撰文表示,各界纳闷,为什么民进党不断提出无厘头的指控,并能不断自我延续,如新近指控马英九密会黑道组头,索款三亿新台币,几乎毫无可信?可是,包括一度指示党内不要再谈此事的蔡英文,自己仍忍不住摆出追讨的姿态,指控马英九去见了不该见的人。

不能了解民进党这个自陷心理,就不能了解“台独”,也不能了解开导致两岸关系无解的密码。

十余年来的选举经验显示,民进党人总是会根据自己世界里所熟悉的若干不堪作风,重新编排成国民党或马英九为主角。如果是党内选举,这样的编剧也用来对付同志。

就像太平天国后期政治纷乱,东王杨秀清若能抢先起乩,甚至可以制约天王洪秀全那样,谢长廷便曾指控党内对手有毁谢十人小组,或更早党内初选有指控“台独”信念坚定的萧美琴为“中国琴”者,如此抢先发难,编剧罗织,然后自我催眠,深入戏码。同党人被捷足先登,只能哑巴吃黄莲;对手遭到莫名抹黑,啼笑皆非;至于不明究里的外界一再接触同出戏码,则难免部分人会受感染而随之紧张起来。

简言之,民进党人提出的指控内容,向来都是自己的作为,而不是对手的作为,所以对手的存在,等于是揭发了自己的不堪。他们在外界认识自己的不堪之前,往往就已经坐立难安,因此开始想像对手比自己更龌龊,在一套公开放送的剧本中,把不堪的自己投射成是对手,打击剧本中的他们,就好像自己才是拨乱反正的英雄,以克服对自己因为幕后不堪行径而产生的自恨。

如此一来,不但内容的逻辑听起来熟悉,又能善恶颠倒,终于成为自己益加无法摆脱的精神世界。

果不其然,与这位所谓黑道组头密切接触并接受供养的,正包括民进党自己的政治人物。

早期的编织手段比较单纯,像是叶菊兰让人津津乐道的编剧方式,就是宣称自己做梦中梦到的。后来推陈出新,如谢长廷曾得利于一卷伪造的吴敦义偷情录音带,陈菊胜选则藉用假造黄俊英贿选的录影带。近年的高潮,就是民进党人独创的“非常光碟”的文化,包括在剧中把马英九演成是同志。

编剧之后,他们开始更加深信不疑。因为,剧中所演若是事实,不但人间善恶分明,且自己是英雄,这是多们令人向往的单纯世界?

蔡英文已经给民进党这种文化带来的灾难,恰恰在于她也是习惯活在自己精神世界中的人格。蔡英文的政策思维定向,就是控制外界对她的接触,保护自己,不论是个人生活或政策风格,均一以贯之。

大家早开始认识她的政策语言,如同安全、降温等等,都属于这一类的自我隔离主张。后来,她反对ECFA与两岸交流,已是广为人知的偏好。国民党讥讽她是空心菜,主要是因为她对于某个施政的投入,远远比不上对于某个施政的反对。

她追求的不是和解或繁荣,而是隔离与封锁。等到外界后来知道她偏好赛车运动,就更恍然大悟于她这种在封闭空间中寻求自我解放的性格。这是为什么她仰赖的只能是逻辑,而不是生活经验或历史,经验与历史威胁她平静自得,而逻辑则保护她免于纠缠内涵。

在蔡英文开始领导以后,她对非常光碟文化有新的贡献,继台北时报投书华尔街指控“共谍渗透台湾”,然后被民进党渲染成是“国际关切”,新近又由台北的美联社报导蔡英文是罗宾汉,她便安排接受男孩赠送自己罗宾汉的弓箭。于是,编剧文化不再只是把自己不堪演成是对手而已,而已经进化到把自己演表成是生活中相反的角色。

无论如何,活在一套与自我认识相反的编剧中,编排对手,或改造自己,已经是如此熟稔的手法。此何以施政不再重要,规范不必认真,因为靠剧本弥补的这种剧瘾,已经深入骨髓,中深难戒,积重不返。

蔡英文领导下的民进党,因而可以继续陈水扁乱政败德的作风,对人们共同认识的具体时空或人物状态,根据在自己精神世界中的期望,加以任意错置重组,然后演出给够多的支持者相信,就可以取代原有生活中大家对时空或人物的认知,进而传染给旁观者,让他们对其实是自己在幕后制造的令人厌恶恐惧的现象,想像成是对手在当主角。

有一度,外界可能认为用子弹打在自己身上后倒地喊痛,是这样文化的峰。蔡英文领导下的民进党,正在证明陈水扁只是小巫见大巫。

这样的文化正在蔓延、突变、进化,两岸的和解若是注定无望,未必是北京真的要诉诸武力对付“台独”,而是“台独”会通过对台湾社会的自残,指控那是国民党与北京的作为。

简言之,两岸是否发生冲突,不需要两岸共同采取行动,北京的和平愿望几乎是无关的。单纯靠着台湾片面的自编自导自演,就足以让身在台湾的人遭到荼毒,而民进党人还会以为真是看到战争带来的景象。

永磁除铁器
香港貸款
铅衣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