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特写告别北京去菲律宾长滩岛开潜水店略

2020年10月18日 栏目:汽车

【特写】告别北京,去菲律宾长滩岛开潜水店Big Blue潜水店店主罗希站在游艇上。图片来源:罗希记者 崔璞玉编辑 崔宇12月
【特写】告别北京,去菲律宾长滩岛开潜水店

Big Blue潜水店店主罗希站在游艇上。图片来源:罗希

记者 崔璞玉

编辑 崔宇

12月的菲律宾长滩岛,阳光和煦,海水碧蓝。这个以度假胜地闻名的热带岛屿,在去年4月决定封岛半年,重新铺排岛上的下水道系统,以彻底解决海水污染问题。

可是到了年底,却依然没有出现平坦整齐的道路,到处坑坑洼洼,随处可见还在维修的施工人员。当地的Tutu车司机也已习以为常,把这类用作出租车的改装边三轮开得飞起,左弯右绕也不眨一下眼。

就在关岛半年前,时年30岁的罗希来到了这个东南亚岛屿,和一个朋友1起开了家潜水店。

“北京有很多机会,适合工作,合适创业,但不适合生活。”罗希说。拥堵的交通、污染的空气,和无力负担的房价,正让愈来愈多生活在北上广的年轻人选择逃离。生在北京、长在北京的罗希,也在2017年10月选择了离开。只不过,和回流至国内二三线城市的年轻人相比,罗希走了一条不一样的道路。

机会

长条形的长滩岛位于菲律宾中部,属于西米沙鄢群岛,面积约10平方公里,是典型的热带海洋气候,全年常夏。

2018年底在岛上见到罗希时,他已经有了当地人一般的黝黑肤色,墨绿色无袖T恤下露出的胳膊模糊能看出健身的痕迹。“我家祖祖辈辈都住在北京,我小时候在北池子长大。但现在的北京我已不太认识了,空气也不好,”罗希说道。

北池子大街位于北京市东城区,清乾隆时称北长街,宣统时称北池子,1949年后改成北池子大街,现在是北京市25片历史文化保护街区之一。

罗希将潜水店取名为Big Blue,提供潜水体验、潜水考证、执证潜水,和游艇出海的服务。法国导演吕克·贝松曾拍过一部电影《碧海蓝天》(Le Grand Bleu),英文名就叫The Big Blue。

在开店前,罗希完全是个潜水小白。大学毕业后,他曾在广告公司从事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后来因相依为命的父亲罹患癌症而辞职,一边照顾卧病在床的父亲,一边打理一个课外补习机构。

2016年4月父亲病逝后,他去长滩岛旅行散心,萌生了在当地开一家潜水店的念头。“我已离开广告行业太多年了,回不去了,”罗希说,“而且我也想换个新环境,我喜欢大海。”

BigBlue潜水店里的员工聚餐。图中间戴眼镜的是罗希,站在他身后的高个子是合伙人“瘦子”。图片来源:罗希

有了想法后,罗希认真分析了这样做的可行性。他表示,长滩岛面积不大,只要有一个店就可以辐射到全岛;另外,长滩岛在国内还不是很知名,有很大的推广空间;最后就是,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菲关系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交好。

近年来,中菲两国之间的贸易总额持续增长,其中菲律宾从中国的进口额增幅明显,在2010年至2017年保持了20.7%的年均增速。这使得中国在2016年超出日本跃升为菲律宾第一大贸易火伴,并一直保持在这1位置。

菲律宾工商部在去年底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受中国投资推动,菲律宾批准署2018年批准的投资实现两位数增长,其中来自中国的投资从2017年的5.758亿元人民币增长到2018年的487亿元人民币,增幅达8364%。

与此同时,中国赴菲游客也在持续快速增长。据菲律宾旅游部统计,2015年约有49万人次中国游客到访,到2017年这一数字上升到96.8万人次。而截至2018年前10个月,已有约106万人次中国游客抵达菲律宾,同比增长约31%。目前,中国稳居菲律宾第二大游客来源地。

看到了其中的潜力后,罗希很快又来了长滩岛四五次,熟习潜水店的运营模式,并去考了潜水证。罗希和他的合伙人准备了100多万元人民币的启动资金,在岛上签下了一个租期三年的门店,雇了一名驻店的中国潜水教练,和9名菲律宾潜导。

教练负责进行下水前的讲授和水下拍照,潜导负责带人下水。依照规定,下水时一般是由1名教练带几名潜导,每名潜导带两位客人。

潜水教练正在为顾客讲授潜水的注意事项。图片来源:罗希

由于历史上长时间被欧美国家殖民,菲律宾80%的民众都能熟练使用英语,英语也是菲律宾的官方语言之一。因此只要英语还可以,和当地人交换不会有甚么问题。对不会饮酒的罗希而言,与菲律宾人沟通,反而比在国内谈合作更简单,“由于国内有酒桌和饭桌文化,这边没有,直接把数据摆出来就行。”

随着赴长滩岛的中国游客不断增加,在度过最开始的两三个月后,他们的潜水店开始进账盈利。不过现实很快给他兜头浇了1盆冷水。

慢文化

由于海水污染严重到被总统杜特尔特批评为“粪池”,菲律宾政府宣布从2018年4月26日起关闭长滩岛,进行为期半年的环境整治,闭岛期间国内外游客一概制止登岛。

没有了游客,罗希的潜水店也不能不暂时关门歇业。但封岛期间,他仍然需要支付一半房租,店里的员工则只能另谋生路。这半年间,他们大概亏损了40万左右。

但封岛的影响并未就此消散。刚开岛时由于限制客流,去年11、12月每一个月的客人数量只有大约500人,这类惨淡的情况直到今年2、3月份才有所好转,客人数量能保持到800-1000人。相比之下,封岛前最后一个月他们接待了1500名客人。

说到封岛治理,在当地经营着一家老北京餐馆的北京姑娘许兰茜有点哭笑不得,“你知道他们效率低到什么程度吗?有次我发现,一名工人正在用锤子一下1下地拆一座小楼。菲律宾的全部工作方式都很慢,不像在中国,大家都处在一种时刻运转的状态中,每天都是紧绷的。”

这家老北京餐馆开在长滩岛市中心附近,店内摆着十来张原木色长桌,一面鹅卵石砌成的白色墙壁上挂着灰色鱼网和蓝色救生圈。餐馆主要提供烤串、海鲜和家常菜,有沙发座,也可以唱卡拉OK。许兰茜说:“光店面装修就花了8个月。菲律宾人做事就是不紧不慢,如果你能做到不着急,就没什么问题。关键是心态。”

说到菲律宾的慢节奏,罗希也深有感触。为了发展游艇出海业务,他购入了一艘小高端的双体帆船,但是买回来两三个月却一直只能放在那里,等待手续审批。“这里和国内有些不一样,国内可能也慢,但是会给你一个具体时间,但是这边没有,你只能老老实实等着。他们也不是故意在某个环节卡你,他们就是慢。”

BigBlue潜水店购置的双体帆船。图片来源:罗希

中国商务部在2018年《对外投资合作国别指南——菲律宾》中提示,菲律宾政府的行政效率不高,手续繁琐,办理企业开业登记平均需要80天。相比之下,根据去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进一步紧缩企业开办时间的意见》,中国省会城市和各直辖市必须将企业开办时间限制在8.5个工作日以内。

不过罗希喜欢用文化差异来解释这一点。“不光是菲律宾人,你纵观其它国家的民众,不但东南亚,而且法国人乃至所有欧洲人,都没有中国人勤劳,”罗希停顿了几秒,认真想了想,接着说道,“站在我们的角度觉得他们懒,但其实不是。”

“比如在法国,中国商人在那边开店的,巴不得一天24小时都在营业,法定节假日也开,但是这在普通欧洲人眼里是不正常的。所以在我们眼里觉得他们慢,但在他们看来却是正好。”

罗希认为,既然选择在他人的国家做生意,就一定要尊重这个国家的文化,不要试图去改变他们;哪怕觉得他们慢,做一样的事情需要雇比国内更多的人手,但这是应该的,“永久不要用中国的文化去束缚菲律宾人,让他们保持自己的工作文化和态度就好,”他说。

北京

过去7年间,菲律宾的经济快速增长,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增速一直位于6%以上,2018年该国GDP增速为6.2%。但是菲律宾的人均GDP依然远低于中国。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菲律宾2017年的人均GDP约为3000美元;相比之下,2018年中国的人均GDP接近1万美元。

但罗希很少回北京,也不太想回去,一方面是由于环境,“北京的雾霾太严重了”;另一方面,他陪父亲多年和癌症斗争和终究父亲的病逝,让北京成了一个伤心地。

相比北京,菲律宾可能让罗希更有归属感,“记忆中的北京有胡同和四合院,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紧密,但现在大家都已冷漠,可能一年到头都见不到邻居几面。反而在菲律宾,来这边创业的华人之间,关系比较密切。”

由于菲律宾对前去投资的中国商人持欢迎态度,近几年赴菲律宾工作的中国人约占赴该国就业的外国总人数的一半。2015年至2018年间,菲律宾劳工和就业部(DOLE)总共核发了近16.9万份外国人就业许可(AEP),其中约8.5万份发给了中国公民。

“我有段时间一直(因为父亲的事情)走不出来,”罗稀有些哽咽道,“来菲律宾开这个店,很大部分缘由是这件事给我造成的影响。我不想在北京再这么待下去了,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不一样的东西。”

“每个人都是向死而生,不同的是,每个人的经历不一样。我只是贪婪地想在走之前多看一看这个世界。大家都知道,走的时候什么都带不走。”

现在,长滩岛上的路还未修睦,“估计还要一年”,但罗希的小高端双体帆船早已下水,接待了好几对出海拍婚纱照的客人。潜水店里还新增了两名课程教练,菲律宾员工也增加到了206月6日下午人。“现在淡季的话,每个月利润在8-10万元左右,旺季10-15万差不多。”

他还时不时地在朋友圈撒狗粮,放他与女朋友的甜蜜照片。“下半年我会回一趟北京,准备结婚,婚后她就来长滩岛陪我,”罗希说道。

罗希和女友站在游艇顶上。图片来源:罗希

作者:崔璞玉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