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育儿

希腊之紫薇大帝 第十九章 冥府的变化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育儿

希腊之紫薇大帝 第十九章 冥府的变化“阿德罗斯,你敢。”就在阿德罗斯引弓,即将再射一箭,萨俄紧张无比,左右为难之时,狄拉墨涅突然怒

希腊之紫薇大帝 第十九章 冥府的变化

“阿德罗斯,你敢。”

就在阿德罗斯引弓,即将再射一箭,萨俄紧张无比,左右为难之时,狄拉墨涅突然怒喝一声。对于这位年轻神灵,他也有点印象,毕竟当初珀耳塞斯那场婚礼,可是深渊百万年最有趣的事情之一。

无论是开始的婚礼变故,还是最后的夜之主宰降临,灵部之主被射伤,深渊之主亲至,都让他印象深刻。等他看到阿德罗斯射出的这一箭,哪还会不知,当初射伤斐鲁萨女神的,就是这个貌不惊人的年轻神灵。

听到他的威胁,阿德罗斯马上将手一放,一道红光疾射,又是一位神灵痛苦而死,然后呵呵一声:“让狄拉墨涅大人失望了,我还真敢,你猜,我下一箭射谁?”

说我,长箭直指,正是狄拉墨涅之子萨俄。

萨俄此时,惊慌失措,不知道躲向那里,急得大汗淋漓,忙叫道:“父亲,救我,我还不想死。”

“罢了,罢了。”看到自己的儿子惊慌求救,狄拉墨涅叹息一声:“还请阁下放过我儿子和这些部属,这四条冥河,我便不与斯堤克斯女神争夺了。”

阿德罗斯没有反应,只是将眼神望向斯堤克斯,让她做决定。

斯堤克斯略一思考,而后淡淡说道:“对我这冥河起誓,不再犯我冥河,不向阿德罗斯复仇,便任你们离去。”

狄拉墨涅没有选择,为了保住儿子的性命,只能指着冥河说道:“冥河在上,我狄拉墨涅在此起誓,今日与我这些部属离去之后,再也不侵犯冥界这四条冥河,也不就今日之事向阿德罗斯寻仇。”

见到狄拉墨涅已经发誓完毕,斯堤克斯将漫天河水收拢,重新回到冥河之中。

天地顿时一片空旷起来,狄拉墨涅带着儿子与部属,一言不发,就此离去。只是离去之时,用一种极其愤恨的眼光看了阿德罗斯一眼。

阿德罗斯也不在意,收起弓箭,任由他们离去。

等他们走后,阿德罗斯才说道:“就这么让他们走了?”他可是很清楚,自己这位斯堤克斯阿姨,可从来不是什么良善之神,今天怎么会让敌人就这样离去。

斯堤克斯叹道:“有什么办法,我虽然不怕他们,但是后面几个,却不是他们的对手。我能够杀他的部属,他也能杀我的部属。”

听了斯堤克斯的话,她后面的几位属神,痛苦之河神灵阿克戎,悔恨之河神灵邱里普勒格顿以及遗忘之河神灵勒特,一个个都羞愤不已,跪下请罪,为自己拖了主神后腿而不满。

斯堤克斯摆了摆手:“行了,你们都回去好好提升自己吧,请罪有什么用。我等着你们未来有一天,能够杀到狄拉墨涅门口去,一雪前耻。”

等到这三位河神离去,斯堤克斯看着眼前的阿德罗斯,悠悠一叹:“哎,小阿德罗斯还真是长大了,已经可以帮我杀敌了。看来,我已经老了啊。”

“斯堤克斯阿姨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随便出去走一圈,估计得迷倒一大片男神,怎么能说老了呢?至于我,努力提高实力,不就是想着有一天能为你战斗嘛。”阿德罗斯笑道。

“哎,你这孩子,从小就这么会说话,想让人不喜欢都难啊。”

斯堤克斯盯着眼前的少年,黑瞳黑发,俊逸不已,要真是自己的孩子就好了,自己那几个蠢货孩子,却天天在奥林匹斯给别人卖命,哪天死了都不知道。

饶是以阿德罗斯的脸皮,被她这么一夸,也觉得不好意思了,连忙转开话题:“冥界是怎么了?居然还有人前来攻打冥河?”

斯堤克斯听了,脸色微变,没好气说道:“还能怎么,被我们那位冥王陛下,从塔尔塔罗斯拉来了一群帮手呗。他们来了以后,总要给点好处。我们这几位冥河河神,人数不多,又不听从他的安排,自然成为弃子了。”

“这么说,哈迪斯已经做好了和阿姨翻脸的准备了?”阿德罗斯面沉如土,如果哈迪斯与斯堤克斯翻脸,是不是也意味着珀耳塞福涅也同样和斯堤克斯翻脸了。单单前者还好,如果是夫妻俩共同的决定,他还真不知如何处理。

这时,斯堤克斯静静看着阿德罗斯:“如果他们和我当着翻脸,你会怎么办?”说话间,她想到了那个夜晚,旷野之中偷欢的青年男女,一时之间,竟还稍稍有了一丝妒忌。

阿德罗斯沉顿了一下,然后目光坚毅,缓缓说道:“无论如何,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人伤害你。”

不像珀耳塞福涅,她有疼爱她的母亲,有对她如视珍宝的丈夫,有天地至尊的父亲,而斯堤克斯,她的父亲将她当做联姻工具,丈夫与她反目成仇,儿女成为了他人犬马,后面还有一堆拖她后腿的弟弟妹妹。阿德罗斯决定,这一次,自己要站在斯堤克斯这边,这几条冥河,不能让给别人。

至于珀耳塞福涅那边,只能通过别的方式补偿了。

忽然,斯堤克斯扑哧一笑:“放心,不会让你难堪的。倘若珀耳塞福涅真的需要我这冥河,我让给她又如何。这次的事情,应该是那位深渊河神的自作主张。”

斯堤克斯越这么说,阿德罗斯就越下定决心,不能让她的冥河被夺,司掌誓言的女神,要是誓言之河都在被人手中了,哪里还会有前途可言。

见到阿德罗斯表情复杂,斯堤克斯拍了他脑袋一下:“想什么乱七八糟的,还不如我们直接去找珀耳塞福涅问个明白,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

阿德罗斯一想也是,两人便又一次去往了冥府之中。

······

冥府之中,已经是大变样了,守卫及其严密,神灵数目也远胜往昔。阿德罗斯与斯堤克斯两个可不是守规矩的人,没打算往正门通告,偷偷便溜了进去。

“哈迪斯什么时候从冥府回来的?看来他收获不小啊,这么多神灵,都快赶上奥林匹斯山了。”

斯堤克斯犹豫道:“大概也就这三四个月吧,三四个月之前,德墨忒尔带着珀耳塞福涅回到冥府的时候,我也来过这里一次了,没有看到过这里有变化。”

话说斯堤克斯与德墨忒尔,自提坦之战一直到珀耳塞福涅嫁给哈迪斯,一直相互看不顺眼。可是自从那次一起闯了冥王殿之后,感情日益深厚,都不比与赫斯提亚感情差了。每次德墨忒尔来到冥界,两人都要在一起玩乐一阵子。

“哈迪斯应该是不在冥府了,否则我们一进来就会被发现。”阿德罗斯说道,然后动作大摇大摆,一点都不像刚才溜进来的样子。

斯堤克斯点了点头,这里是哈迪斯的府邸,要是进来两个神灵他都会没有反应,那还真是白当这个冥府之主了。

来到了珀耳塞福涅的住所,阿德罗斯与斯堤克斯便发现了不对劲,以往之时,这里通常都会有神侍往来,而现在却似乎空无一人一般,静悄悄的样子。更有甚者,冥府中的神侍,走过这一带时,都是绕着走的,仿佛这里是禁地一样。

带着满脑子疑问,阿德罗斯与斯堤克斯两个沿着熟悉的道路,直接来到了珀耳塞福涅的房间,却看到房间里面,一张精美大床上面,躺着一个绝美身体,正是珀耳塞福涅。

阿德罗斯见了大急,连忙走了过去,查看珀耳塞福涅的情况,他这一看,顿时有点吃惊了。珀耳塞福涅不是睡着,也不是晕倒,眼睛睁得大大的,但却双目无神,看不到他们存在,在她旁边说话,也没任何反应。

阿德罗斯连忙请旁边的斯堤克斯查看,她也看不出端倪来,只是说道:“似乎是和灵魂有关,具体我也不清楚。”无论是誓言之力还是仇恨之力,都涉及灵魂,但是灵魂相关的法则太多,侧重点各有不同,她也只能做大体猜测。

“要不去把哈迪斯叫来,问问他到底怎么回事?”斯堤克斯建议道。

阿德罗斯连忙摇头,就冥府发生的变化来说,珀耳塞福涅的情况,哈迪斯难脱嫌疑,一旦把他叫过来,自己两人都不一定能走得了。

他想了想,对斯堤克斯说道:“我与夜之主宰熟悉,我看还是讲珀耳塞福涅带到极夜之乡,看看主宰怎么说吧。”

斯堤克斯点点头:“也好,夜之主宰本就有司掌灵魂的职司,她要是也没有办法,那还真不知道谁能将珀耳塞福涅救醒。”

夜之主宰尼克斯与她不同,尼克斯作为黑夜之主,涉及到灵魂的神职有、梦、死亡、睡眠、命运、痛苦、衰老、复仇等等,可以说她是众多神灵之中,最为了解灵魂本质的了。

“灵魂沉沦,出手的是塔尔塔罗斯。”

极夜之乡,星夜神殿,才看了一眼珀耳塞福涅的样子,夜之主宰尼克斯便下了断言,对于老对头的手段她一看便知。

阿德罗斯连忙向她求教,灵魂沉沦是什么,该如何解决。

武汉肛肠医院电话
北京北城医院网上预约
安顺癫痫病医院治的好
贵阳治疗睾丸炎方法
上海市牛皮癣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