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听乡亲们说喜道忧

2018-10-31 13:37:13

听乡亲们说喜道“忧”

忙个不停的张长春

“闲”得发慌的吕秀娟

“三进三出”的村支书张俊臣

伊犁城的姑娘姚丽文

过年的气息浓烈而酣畅。1月28日、29日,经济驱车深入北京市大兴区庞各庄镇的村庄采访。路上,开车“赶集”的车辆堵住了乡间小道,脸上洋溢着丰收喜悦的村民们忙碌着置办年货;在农户家中,聊家常,话丰收,听喜悦,谈期盼,原汁原味地记录了乡亲们的心里话。

忙个不停的张长春

家门挑起红灯笼、院里挂起黄葫芦,腊月廿八的“勾家大院”年味已浓。这是北京大兴区庞各庄镇梨花村的一家民俗旅游接待户。来到时,女主人张长春正在家里忙碌。“刚接了老主顾的,除夕有两桌人来吃饭,我得忙活忙活。”

45岁的张长春从邻村嫁到梨花村后一直跟着丈夫勾洪普务农。过去,就指着家里7亩多地,种瓜种粮食,“天没亮就下地,天黑才回家,能把腰累折,扣除成本和人工,一年也挣不了多少钱。”这两年,梨花村搞起了规模化民俗游。张长春把家里归整了一下,正房和西厢房作餐厅,东厢房是厨房,搞起了农家乐。

“游客都是冲着‘金把黄’来的。”张长春说的是坐落在村南的万亩古梨园,这是华北地区面积的古生态梨树群,其中梨花村拥有3700亩。春可赏花,秋可摘果。每年4月和9月,是村里美的两个时节,也是民俗户们累的时候。

“多的时候要接待400多人吃饭,从早上9点开席一直忙到晚上。那时候,全家上阵,雇了村里的18个人,儿子的6个同学也来义务帮忙。”张长春很自豪,我们“勾家大院”有7成都是回头客,很多客人成了朋友,每年至少要来两次。光看梨花就跑很多趟。

跟说了几句话,腼腆的丈夫勾洪普就出门上班了。种了20多年地的勾洪普,除了配合媳妇经营农家乐,现在还当起了附近平原造林工程的绿化管护员。

“能透露一下大概收入吗?”问。

“一年农家乐这块有20万元的收入。”张长春的回答并没有太多迟疑。

“不只这些,家里还有7亩多地呢。”她给算账,“流转出去了3亩,每亩一年能有1500元的租金收入。”流转出去的土地交给村里合作社统一经营,已经统一试种新品种红香酥梨,外观好看,还耐储存,成了村里新的招牌。剩下的4亩多地,张长春建起了大棚,春种西瓜,秋种白萝卜,错季上市,一年能挣3万至4万元。

以前游客冲着梨来,如今游客更看重特色。评为“市级民俗旅游接待村”后,民俗户单打独斗的情况开始改变,村里民俗旅游水平得到了整体提升。村委会鼓励民俗户每家拿出一个特色菜,张长春的拿手菜是烙饼和糊炖鱼,在村里举办的农家饭特色菜比赛上获了奖。

梨花村有民俗旅游接待户70多家,张长春家只能算中等,“的去年收入了50多万元呢,人家还在城里买了大房子!”尝到甜头的张长春也想把农家乐的规模做大。“但农家乐旺季不到半年。一到冬天,游客就少了,只有周末才有人来。院子和家里地方不够大,人多的时候游客得排队等。”

为了能扩大经营规模,张长春去年在自家房顶上,花了两三万元自行搭建了二层。她指着主体结构刚完工的墙面,告诉,“村支书说了,不能私搭乱建小二楼。拆就拆吧,办法总比困难多。”

“闲”得发慌的吕秀娟

“现在没有‘土里刨食’的负担了,把地交给专业公司来种,我们能在外面踏踏实实打工了,先前那会儿种地,太操心、很累。”来到庞各庄镇北曹各庄村吕秀娟家里时,吕秀娟夫妇两人正喝着茶、看电视。去年,她家签订了土地流转协议,委托村里把自家的4亩地流转给了新西兰项目高效设施农业园。

50岁的吕秀娟原来种了100多棵梨树。“打理梨树很辛苦,要改土施肥、整形修剪、疏果套袋。光梨子套袋就忙不过来,每天雇人的成本就得100元。怕的是自然灾害。前年遇到倒春寒,常年一棵树能收10筐,结果只收了1筐。虽然参加了农业保险,但是算下人工,还是亏了不少。梨子的价格波动大,赚一年、平一年、亏一年,算总账下来,没有多少纯收益,只赚了自家的人工钱。”

小麦和玉米的机械化程度高,为什么不种粮食呢?吕秀娟说,村里土地是砂土地,粮食产量很低。“人家都说,这土质适合种西瓜。庞各庄的西瓜也是远近闻名。我们确实也种过几年西瓜,但西瓜的农家肥投入高。周边好多村都种瓜,竞争也很激烈,要有好价格就得抢先上市。可由于是露地瓜,怕雹子。”吕秀娟之前连着3年西瓜都被雹子打了,损失惨重。

如今,每亩地一年能有流转收入1500元,4亩地旱涝保收能赚6000元。“我们签了18年合同,每5年租金会递增。以后要建成全封闭的高科技温室大棚,听说投产后一亩地每年西红柿产量10万斤,是普通温室大棚产量的好几倍。”村里有230多户人,共1800多亩耕地,9成的村民都选择了把土地流转出去,总共流转了1200多亩。

现在吕秀娟能腾出时间唱唱歌、跳跳舞,从容了许多。除了给在建的基地大棚打打零工,没啥事干。但新的烦恼也随之而来。“我现在身体很好,但除了打零工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好多岗位需要各种资格证,我都没有。”50岁的她很后悔当初忙着种丰水梨,错过了发展农家乐的好机会。如今,丰水梨行情没那么好了,自家的梨树也过了盛果期。

“50岁真的还不算老呵!难道就这样慢慢等老吗?”吕秀娟问。按照吕秀娟的年龄,在很多用工单位已经没法上“五险一金”,好多地方也不愿意要这个年龄的妇女。

离开吕家,走到村头,看到大棚的框架已基本建成。据了解,根据协议,项目完工后将优先录用当地劳动力,预计能带动村里500多人就业。想起吕秀娟的话,“项目建成以后要是招固定工呢,我还想去。”

“三进三出”的村支书张俊臣

正和张长春聊得热闹,屋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面色黝黑的男人,张口就说“长春呢,我来看看,你家上面的违建得抓点儿紧拆啊!”

呵,来人活脱脱一副马三立老先生的模样。一介绍,他是现任梨花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张俊臣。

“当支部书记,我已经‘三进三出’了!”人还没落座,张俊臣的话匣子就打开了,“1988年到1993年干了5年,随后调到镇政府了;1997年回来干了一年半;2010年镇里觉得村两委班子软,又让我回来,支书、村主任一肩挑,一直到现在……”

老张是土生土长的梨花村人,媳妇也是本村人。他高中毕业后就在村里侍弄果树,是村里的能人,老百姓的家长里短、喜怒哀乐他都了然于胸。周边有个村子46户、200多口人,是有名的“告状村”,上访满天飞,镇里让张俊臣同时兼任这个村的支部书记,不到半年时间,土地妥妥帖帖地分到农户,村民们都可着劲儿搞生产了,如愿摘掉了“告状村”的帽子。

“农民很实在,你一碗水端平了,村民就服气你。”张俊臣烟量很大,边抽边说,“假设老百姓平常一年挣1万块,你当了村支书,他们一年只挣9000块了,那就对你这个村支书意见大了。你能让他挣上了一万二三,他们就服你!”

张俊臣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干的。

梨花村是北京有名的果树专业村,村南坐落着一望无际的万亩古梨园,是华北地区面积、树龄老、品种多、开花早的古生态梨树群。这里现存百年以上古梨树3万棵,其中,拥有420多岁树龄的贡梨树曾被明朝万历皇帝御封为“金把黄”。北京有句口头禅,叫做“吃瓜要吃脆沙瓤,吃梨要吃金把黄”,脆沙瓤的瓜指的就是庞各庄镇的瓜,而金把黄的梨指的就是梨花村的梨。

张俊臣和村党支部一班人精耕细作“梨”文章,年年举办万亩梨园赏花节和采摘节,现接待游客平均20多万人次。游客多了,他又带领村民搞起了民俗旅游和旅游采摘,一举拿下了“市级民俗旅游村”的牌匾。现在他又领着大伙儿拾掇起村容村貌,“城里人到村里来,咱得干干净净、文明卫生。来的都是回头客。我们想方设法让城里人今年来了,明年还想来。”张俊臣自豪地说。

坐在一旁的张长春这时插话说,“俺们支书老给大伙干实事儿,全村人都服气他!要不俺村怎么能评上‘北京美的乡村’呢?”张长春一家去年收入30多万元,实打实地开心,但在张俊臣眼里,张长春家在全村只能算中等偏上。

“村里老百姓之间收入差距比较大,我们还得想法子让大伙都能富起来。”张俊臣告诉,“前两年村里从农户手里流转了1700亩土地,建立了一个1000亩的出口梨基地,500亩设施农业,效益还挺好的;村集体还统一试种了200亩红香酥梨,这个新品种不仅外观好看,而且更耐储存,又成了梨花村的新招牌。”

在张俊臣的计划里,梨花村今年将和大企业合作搞农产品深加工,“梨花酒、老北京梨汤、梨花精油,市场前景好,村民可以入股,到年底就能拿到股金分红!”他掰着指头盘算着,村里有温泉,想着建个温泉酒店;刚刚流转出来的200亩地,准备搞个“房车露营地”;春节后即将开工建设“体验展示中心”……

“想干的事太多,可咱知识不够,还得紧着学习呢!”张俊臣感叹道。

伊犁城的姑娘姚丽文

姚丽文没有想到,扎根庞各庄镇,这一干就是14年。

2000年,23岁的她从首都经贸大学毕业,先在镇旅游办干了8年,后到镇宣传文体中心当主任。干部包村,梨花村一直是她的联系点。说起推广赏花节、采摘节的故事,她如数家珍。这个从小在新疆伊犁长大的姑娘,如今早被本地人当成自家人。“走在街上,乡亲们就会招呼我去家里吃饭。”姚丽文咧嘴笑着。

可刚来那会儿,她却愁眉不展——有满腔的热情却不知如何和村民打交道,有满脑的主意却不知如何让老乡信服。当时,村民们对搞采摘游还不太接受,她来村里开展工作,常碰一鼻子灰。“被满村子追着骂是常有的事儿,甚至还有一回被撕破了新衣服、打伤了头。”姚丽文记忆犹新,那天她带着游客去采摘,游人一时兴起摘了别家树上的梨,邻户刘金材急得和她干了一架。一只梨为何引发轩然大波?原来刘金材家生活比较困难,还要拉扯两个孩子,经济来源就指望这几棵梨树。“你摘人一颗梨,那简直是要了命啊。”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姚丽文觉得,只有提高收入才能解开这家的心结,她拍胸脯保证:“利用地理位置的优势,你家搞采摘一年至少能挣2万元。”果然,一年下来,经营搞得有声有色。

村民张立启家曾背负重债,孩子每周五都不吃饭,就为省下一天饭钱。姚丽文见了,心里不是滋味,想把他们吸纳进来搞民俗游,可这家位置不好,农家饭生意也难做,姚丽文出了个招:把这家自创的蘑菇馅饼打造成品牌。“酒香不怕巷子深”,蘑菇馅饼成了远近闻名的特色,人多的时候,特地来买饼的食客能排满一条街。一年光景,张立启家不仅还上了6万元的债,还添置了一辆“小面”。

尝到了甜头,村民打消了顾虑,愿意搞旅游的人多了起来,从年的3户,一下子扩充到第二年的20多户。姚丽文说,原先难做工作的“钉子户”后来都成了志愿宣传员,口口相传,拉乡亲们一道致富。“要让村民愿意跟着你干,就是要让他们得到看得到摸得着的实惠,找一条既让农户满意,又让游客高兴的路子。”

民俗游有了起色,姚丽文的工作重心也渐从为农户拉客源变成搞培训,提升经营技能。如今的梨花村,越来越多的农户脱贫致富,日子越过越舒坦。看到当年的梦想成真,姚丽文觉得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值!”

现在,她开始琢磨新问题。“纯粹搞旅游,没有文化的支撑,显得干巴。”姚丽文说,梨花村“吃住行”都齐备了,接下来还得提升“游购娱”的实力,负责文体工作的她又为新年安排了工作计划:挖掘民俗文化的内涵,丰富村民的精神文化生活。

一番采访下来,乡亲们没把当外人,既是大白话,又是大实话,道出了他们真实的心声。在农产品转变为商品、农民转变为居民、农村转变为社区的巨大变迁中,日子越过越好,他们有喜悦、有期盼,也有不适应,如何熨平乡亲们心理的波动,也是一个崭新的题目。毕竟,发展有代价,成长出烦恼。

原标题:听乡亲们说喜道“忧”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启辰汽车店天花
雾炮机
金钢砂报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