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晚一刻遇见你

2018-11-01 09:28:04

晚一刻遇见你

她当然是先遇到晨,而后结识了榛。

晨是她中学时的同窗,后来的男友。在晨一年多的苦苦追求之后,她终于同意牵晨的手。那天晨像个小孩子,欣喜若狂地将这个消息告诉所有相识的朋友,还有他的家人。她的手被晨紧紧地握着,几近疼痛。可是看着晨那样傻傻地冲她微笑,她还是微微地翘起唇角,送他一个优美而温暖的弧度。

然后便是在周末的时候,经不住晨的再三恳求,与他回家。是个很大的家庭,有她从小就渴盼的热闹和温馨。榛就在这一大群人的后面,带着从容的笑意,为每一个人沏茶。晨拉着她,一一地介绍给他的父母亲朋。她有些心不在焉地向他们问好致意,视线却是再也离不开那个有着幽深眸子和宽厚臂膀的身影。

晨终于拉着她走到榛的面前,欢快地向她介绍道:“这是我哥,叫榛,大我三岁,不过还没给咱们寻到漂亮的嫂子呢!”

一屋子的人呵呵地笑起来。有一个大约是晨姨妈的人,快言快语地冲榛嚷:“快向晨讨讨经验,怎样取得女孩子欢心,否则再去见一百个女孩子,也还是领不回家噢!”她和榛几乎是同时,露出一抹安静淡然的微笑。只是,她的视线迎着他,他却是看着桌上蓝底小白花的茶杯。那里面有她喜欢的茉莉的芬芳,徐徐地氤氲开来。

之后她便会常常地向晨问起榛。知道他是晨的父亲个妻子留下的孩子,却因着从不吝啬给予别人的宽容和体贴,赢得了包括晨的母亲在内的所有人的喜欢。亦知道一向温驯的他,在爱情上,却从不肯妥协;被亲朋好友强迫着见了一个又一个的女孩子,从没有因为他们的关爱与焦急,而委屈自己,轻轻地说一个“好”字。

晨向她说起这些的时候,言语里透着轻松,甚至是欣悦。她知道晨是因为习惯了身边的人拿这样的话题开栋的玩笑,所以谈起来的时候,便对这样一个似乎有些桀骛不驯的兄长,亲切里多了份随意。她亦知道晨是为了她突然地转变,有这样多的问题拿来问他,而感到一种受宠若惊般的惊喜与欣慰。只是晨不知道,她在看到榛的那个瞬间,心灵里的震颤与波澜。而榛和她竟有着同样的境遇,像一朵花儿,长在黯淡无光的角落里,却学会了如何用清透、干净又明朗的色彩,来使别人获得快乐。这样惊人的相似,亦使她的心,插上了翅膀般,有尽情飞翔的欲望。

榛的确是个完美的兄长。时常地会打来,问晨的生活和学习,是否有什么困难。他的询问,有时会极其地细微;甚至是晨到该理发的时候了,他都会很清晰地记住。晨接的时候,会幸福地握住她的手,小孩子似的给榛讲一件件的趣事,亦会向榛汇报他爱情里的甜蜜与温情。这个时候她总是任性,拿过来,放在自己的耳边,听那端均匀的呼吸,海水一样,一起一伏。只是片刻,榛的声音便会柔柔地传过来:是你吗?她不吱声,榛便会继续说下去。告诉她晨是个单纯诚挚的人,只是还小,需要她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慢慢地等他长大。她静静听着,像小时候,父亲抚着她稀疏的头发,教育她要好好念书一样。这样的温柔与慈爱,自从 10岁之后父亲去世,她便再也没有听到过。而今听到榛的嗓音,竟有隔世般的恍惚与疼痛。像是听到父亲在另一个世界里,疼爱地打给她,告诉她要好好地珍惜身边男孩的爱恋。

总是在要挂断的时候,她才会慌乱地问一句:你,何时会来看我们?榛便会笑,问:周末的时候,你们有没有空让我打扰?她当然是有空。为了见榛,她可以推掉一切的事情。甚至是晨渴盼已久的两个人的郊游。晨是个没有心机的人,她能喜欢上自己的亲人,亦是他所渴盼的。有一次晨甚至一脸骄傲地将她推到榛的面前,微扬起下巴,冲着榛说:哥,安很喜欢你呢!为了见你,肯花几个小时打扮自己呢!她的脸颊,立刻羞红了,低头瞅着自己浮出暗红玫瑰来的棉布小衫,再也不敢抬头。

而榛,则是沉默了几秒钟,便立刻转移了话题。可是,言语中还是露出了慌乱和不安的痕迹。而且,此后的她,再也不容易捕捉到他眸子里对她和晨清亮证明的爱与温柔。她觉出来,榛在故意地躲她。打的时候,不会像以往那样问晨,安在身旁吗?让她来接一会儿吧。或是在她默默握住的时候,给她那么和暖妥帖的笑声与慰藉。一块儿吃饭的时候,坐在她的一侧,而不是可以看得到彼此双眸的对面。甚至,她开始从晨的口中,断断续续地得知,榛在一个接一个地见同事们介绍的女孩子。偶尔,会与其中的一个,谈上短短的几个时日。

某个春日的黄昏,榛又打来。晨恰好不在,她听着一声一声很坚持的铃声,终于按下的接听键。“弟弟,我辞职了,要去上海。不用为我担心,我在那边已经联系了很不错的工作,到了便会和你联系。近来你过得怎样?开心吗?”这边大段的沉默,终于让棒明白,接的是她,而不是晨。

“安,我……你说话好吗?”一年多的隐忍与压抑,终于在这一刻,让她泣不成声。哭了许久,她才慢慢止住了,问他:为什么要走,榛沉默了良久,才说,因为想让晨,还有父母,过得平静、幸福。

“可是,你自己呢?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地委屈自己?!”

“安,晨是个很好的男孩,他会给你所有的温柔,亦会为你做所有的事情。只是,你再慢慢地等等,好吗?”

“可是,你早就知道,我爱的不是晨,而是……”

“安,你还太小。你不懂,人,不是只为一个人的爱而活着的。我们需要宽容和忍耐。安,答应我,好好地爱晨,珍惜他,好吗?”

她终于不再吱声。任泪水,浸湿那朵暗红妖娆的玫瑰。

许多年后,她又见到榛。他的身旁,有一个和她一样小巧的女孩子,着了玫瑰红的棉布小衫,甜甜地冲她微笑。她的身边,依然是晨,和榛一样,有着成熟、内敛又稳妥的眼神。

她终于有耐心,等身边的男孩慢慢地长大,成为榛一样可以放心依靠的男子,也终于可以再次捕捉到,棒深邃眸子里,对她和晨,清亮澄明的爱与温柔。

苹果树苗
葡萄苗
玻璃清洗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