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网络

捡来的破碗是聚宝盆 第二百二十六章 赛琉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网络

捡来的破碗是聚宝盆 第二百二十六章 赛琉“住手~~!住手啊~~!”就在马头铃鹿等人大杀四方的时候,突然在鸟笼外传来一道急切的女声。

捡来的破碗是聚宝盆 第二百二十六章 赛琉

“住手~~!住手啊~~!”就在马头铃鹿等人大杀四方的时候,突然在鸟笼外传来一道急切的女声。

听到声音刘天宇扭头看去,发现出声的那人是一个十几二十岁的女孩。

这女孩身穿一身警察制服,脚下还跟着一个不大点的小奶狗。

“赛琉。”

看到那女孩的打扮以及她脚下的小奶狗,刘天宇的脑海中顿时浮现了出了该人的名字。

赛琉·尤比基塔斯,帝都警备队成员,警备队队长“鬼之欧卡“的徒弟。

欧卡死后,赛琉更是被选拔到了‘狩人’这只特殊部队,成为其主要成员。

不过因父母和师傅被杀而异常仇视“邪恶“的反叛者夜袭,内心扭曲。

持有生物型帝具“魔兽变化[百臂巨人]“。

可以说是一个相当悲剧的孩子。

“小比,给我打开这个笼子。”就在刘天宇打量赛琉的时候,赛琉发现自己破不开鸟笼,另外自己的呼喊也没人理会,见着一个个卫兵被杀死,赛琉又急又怒,最终动用了自己的杀手锏,帝具。

吼~~~~!

得到主人的命令,小奶狗瞬变大猎犬。

变身完后,张开满是利齿的嘴巴一口咬在鸟笼之上,试图以锋利的牙齿撕开一道口子。

然而······

小比的牙齿虽利,但是相对于鸟笼的丝线来说还差了一些。

或许如果组成鸟笼的丝线是出自原本的交叉之尾,小比这一口下去还真有可能成功将鸟笼破开。

不过现在组成鸟笼的可是新·交叉之尾。

融合了线线果实之后,交叉之尾各方面都得以提升。

这么说吧,原版交叉之尾最锋利最坚韧的那根线叫做界断线,而且仅仅只有一根。

现在新·交叉之尾,每一根丝线的锋利程度和坚韧程度都堪比以前的那根界断线。

而最强的那一根,比之前更是强了十倍有余。

所以小比的牙齿能够轻易撕碎钢铁,但是遇上同样可以轻易切割钢铁的新·交叉之尾丝线,仍旧是无可奈何。

“混蛋,混蛋,给我住手啊~~!”目前欧卡还没死,赛琉还没有黑化,这时候她还是一个十分正义的姑娘,所以见小比也破不开鸟笼,而鸟笼内的马头等人仍旧在大肆杀戮士兵,倍感无助的赛琉急的流出了眼泪,并且一边流泪一边大声嘶喊。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作用。

自从得了刘天宇那句杀光他们的命令之后,这所庄园的所有人在马头等人眼里都已经是死人了。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马头等人浑身撒发着浓郁的血腥气味回到刘天宇的身边。

“少爷,任务完成。”看着刘天宇,铃鹿平静的回报。

“哇哈哈哈,这一次真的不错呢,总算是好好活动了一下筋骨啊。”铃鹿滑落之后,马头嘻嘻哈哈的接了一句。

“辛苦了,将鸟笼撤掉吧。”从始至终没动一下的刘天宇看着马头铃鹿笑道。

“是。”活干完了,自然要准备回家睡觉了,就算没有刘天宇吩咐,马头和铃鹿也会撤了鸟笼,所以刘天宇说完,马头和了马上收回了组成鸟笼的丝线。

“你们~~~!太可恶了,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鸟笼一撤,赛琉终于能够近前了,急速跑到刘天宇等人面前之后,赛琉仰着那张还挂着泪痕的脸庞,怒视着刘天宇等人喝问。

“赛琉,赛琉··尤比基塔斯,你应该是叫这个名字吧。”没有理会刚刚赛琉的怒吼,刘天宇看着赛琉平静的问道。

“诶~~~!我是,你···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被刘天宇突然叫出自己的名字,赛琉有些愣神,一脸懵懂的看着刘天宇。

“萨菲罗德,这是我的名字。”这次刘天宇没有对赛琉的问题置之不理,而是选择了回答。

“萨···萨菲罗德伯爵~~!”听刘天宇说出自己的名字,赛琉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现在在帝都,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萨菲罗德伯爵这个在权力上几乎可以媲美大臣的大人物。

就算是没有见过萨菲罗德本人,但是也听过萨菲罗德这个名字。

所以,刘天宇自报姓名之后,赛琉这个体制人马上知道了眼前这人是谁。

不过,就算是知道了刘天宇是个大人物,但是心怀正义的赛琉还是遵从心中的正义看着刘天宇喝道:“就算你是萨菲罗德伯爵,也不能违背法律做下这种事情,我,赛琉·尤比基塔斯,帝都警备队成员,要在这里逮捕你们。”

冲着刘天宇喊完这句话之后,估计赛琉也知道凭借自己的实力想要拿下眼前的这些人估计是痴人说梦,刚刚虽然被拦在鸟笼之外没能和眼前这些人直接交手,但是这些人出手击杀卫兵可是被赛琉完完全全看在眼里的,赛琉知道眼前这些人无一不是高手,所以,赛琉在喊出刚刚的话之后,毫不迟疑的冲着自己的帝具魔兽变化[百臂巨人]喊道:“小比,变身,准备战斗。”

“吼~~~!”生物帝具变身是有消耗的,所以刚刚小比变身之后没能破开鸟笼,所以又重新变回了奶狗状态,此时又听到主人的命令,小比再次变身。

“哇哈哈哈哈,真是有趣啊,在帝都,竟然还有人妖抓捕我家大人,真是太有趣了。”听赛琉说要逮捕自己一行人,又看到赛琉进入了作战状态,马头在一旁乐的几乎直不起腰。

不过乐归乐,身为刘天宇的部下,听到有人要对自己的住上不利,马头还是第一时间挡在了刘天宇的身前。

并且随着马头的动作,铃鹿雷霆以及渣渣米也有了动作,四人成合围之势将赛琉包围起来。

“住手吧。”看着自己的部下和赛琉的战斗一触即发,挺欣赏现在赛琉这个小姑凉的刘天宇制作了马头等人。

并且叫停了马头等人之后,刘天宇没给众人开口的机会,看着赛琉继续道:“赛琉,我很欣赏你的正义,不过,我觉得你在秉承自己正义的同时,有必要先了解一下情况。”

“什么意思?”赛琉其实是一个挺有自知之明的姑娘,他知道在眼下一对四的情况下不可能有胜算,不过,她秉承的正义理念容不得她此时退却,可以说有了死亡觉悟的她现在抱着必死的信念打算和刘天宇等人放手一战,不过就在赛琉都准备慷慨赴死也要坚持自己心中正义理念的时候,刘天宇突然叫停了,并且还说了一句让她难以理解的话,当下塞牙又开始陷入迷糊状态。

“跟我来吧,过来看一看,你要为这些人伸张正义,是否值得。”看着疑惑的赛琉,没有过多解释,而是迈步向着艾丽亚一家所建造的监牢走去。

刘天宇开口,马头等人自然不会违背,齐齐后退一步给赛琉让出了道路。

这个时候赛琉也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或许自己之前判断有误,当下跟上刘天宇的脚步,来到了监牢门口。

“自己进去看一看吧,如果等你出来的时候仍旧还坚持要逮捕我们,那么我等你。”一边抬手示意赛琉进牢房,刘天宇一边看着她说道。

听刘天宇说完,赛琉没有接话,而是看一眼刘天宇之后,赛琉迈步走进了监牢。

大概五分钟之后。

赛琉一脸阴沉的走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他们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显然,赛琉在监牢里面知道了艾丽亚一家的真正面目,出了监牢之后,赛琉迷茫的看着刘天宇问道。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你的问题。”听到赛琉的问题刘天宇摇了摇头。

艾丽亚一家为什么会做这种事情,刘天宇也觉得很奇怪好嘛。

这一家的状况和现世之中的一些变态没什么区别。

你问刘天宇为什么现世之中会有变态,这刘天宇可没法解释。

人性这个东西,是最难以琢磨的。

所以,刘天宇无法回答赛琉的问题。

“为什么,为什么····”没能从刘天宇那里得到答案,赛琉仍旧很是茫然。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过我知道,帝都之中类似他们一样的人还有不少,这,就是所谓的帝都的黑暗,而我,想要驱散这片黑暗,赛琉,我知道你是一个心怀正义之人,那么,你愿意来帮我么,形成这片黑暗的原因我们或许永远没有答案,但是,我们最起码能够驱散这篇黑暗,不是么。”看着迷茫的赛琉,不想让这个自己欣赏的姑娘走上原著的道路,刘天宇对她发出了邀请。

“我愿意,我愿意协助伯爵大人。”知道了艾丽亚一家的真面目,也知道刘天宇等人铲除艾丽亚一家不是在作恶,再加上赛琉现在还涉世未深,听刘天宇忽悠说什么驱散黑暗,当下赛琉就被刘天宇忽悠瘸了。

“很好,那么这里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没问题吧!”见赛琉被自己忽悠瘸,刘天宇很鸡贼的直接将收尾工作扔给了赛琉。

在刘天宇看来,反正赛琉是警备队的,也就是俗称的警察,现在将这种扫尾的事情交给她负责,没毛病。

“是,大人请放心交给我就是了。”决定协助刘天宇扫出黑暗还帝都一个朗朗乾坤,赛琉很快找准了自己的位置,并且因为之前没能参加战斗,所以对于负责战斗后的后续任务,赛琉没有任何意义。

“那么,就麻烦你了,我们先回去了,之后我会派人和你联系,然后到时候我们在商讨细节问题。”

“大人慢走。”

就这样,刘天宇将接下来的繁琐事情丢给赛琉,然后带着马头铃鹿等人回返伯爵府。

翌日。

醒来之后的刘天宇和往常一样与自己的部下们见了个面,之后将帝具雷神愤怒送还。

等送还雷神之怒以后,刘天宇又返回自己的府邸当起了宅男。

一天就这么混了过去。

到了晚上,无心睡眠的刘天宇突然想到了昨晚的赛琉。

心血来潮之下,他打算去看一看这个原著中挺悲惨的妹子。

于是·····

刘天宇喊来格雷斯,找他询问赛琉这个妹子的住处。

格雷斯自然是不知道这个叫赛琉的女孩住在哪里。

不过,早就根据刘天宇的指示在帝都安插了大量眼线,想找一个有名有姓的人还是很简单的。

所以,在刘天宇吩咐下去之后。

不到半小时的时间,赛琉的家庭地址便摆到了刘天宇面前。

推却了格雷斯要陪同的要求,记下赛琉的住址,刘天宇一个人出门而去。

此时夜以渐深,街道上早就没有了白日的喧闹,没有了络绎不绝的人群,也没有了遍地的摊铺。

夜色笼罩下的街道上,刘天宇走的很快,没多久就来到了一群建筑前。

建筑是一排又一排的三层小楼,造型漂亮,不知何种材料砌成的雪白色墙壁很精致,一看就知道造价不菲。

这里是帝都警备区建造的,相当于前世那些政府单位的家属院,不过居住在这里的至少都是帝都警备队中的官员,处在富人地段。

如果不是父亲殉职、母亲病逝的话,塞琉现在应该还在父母的呵护下过着父严母慈,衣食无忧的大小姐生活。可惜这一切都成了如果。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疯狂,塞琉后来那种偏执到疯狂的正义都是现实的逼迫罢了。疯狂的将自己改造成人型兵器,杀死希儿,自己最后也被夜袭杀死,残酷的现实和少女最后的寄托-欧卡的身死造成了这一连串的悲剧,今天刘天宇就要改变这一切,从拔除欧卡这个导火索开始。

按照之前得到的地址找到赛琉所居住的楼牌,还未等刘天宇抬手敲门,这时候就听到头上传来一道清脆的喊声。

“萨菲罗德伯爵?是萨菲罗德伯爵么?”

听到声音刘天宇抬头望去,只见说话那人正是赛琉。

此时她穿着印有可爱小狗的粉色睡衣,正趴在阳台之上冲着刘天宇挥手。

不同于昨日的活力四射,此刻的少女透着俏皮。8)

从化中医院
临沭人民医院
湖南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九江治疗宫颈炎费用
湖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