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心理禁区 第一百三十四章 成长

2020年01月16日 栏目:生活

心理禁区 第一百三十四章 成长陆然微笑地回应着徐乐的目光。“且不说,那件事,是否真的发生过。”陆然依然不想,也不能肯定地答复徐

心理禁区 第一百三十四章 成长

陆然微笑地回应着徐乐的目光。

“且不说,那件事,是否真的发生过。”

陆然依然不想,也不能肯定地答复徐乐,那件事是真的。

到了这个时候,他认为这个问题,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

“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你父亲一直以来,都希望生的是一个男孩。从你出生之前,他就是这么想的。”

陆然收起了微笑,平静地看着徐乐。

这是一个他可以肯定的事实,也是徐乐需要面对和接受的事实。

逃避没有用,只会增加自己的怀疑和焦虑。

是时候拿出勇气,承认这件事了。

听到这话,徐乐的心里,咯噔了一下,神色黯然了下去。

虽然,她一直都有听母亲念叨,心里有点怀疑,也因为父亲的威严而严格的要求自己,承受着压力,有点恨,但,真正听到有人这么肯定地说出来了。

她还是觉得,心里难受。

陆然依然保持冷静、客观的语气,希望徐乐能够客观地看待这件事:

“这是你父亲的观念问题。他不是不喜欢你,他只是不喜欢女孩。这里面,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这和他过去的家庭,他的理念,他的环境有关。这是固化在他思想里面的偏见。

任何一个女孩生在你的家庭里,都会遭到他偏见的对待。

这不是你的错,是他的错。

你不需要为了他的错,而惩罚自己过度的辛劳和压力,只为了换取他的认可。”

“可是,他是我爸爸……”

“你已经长大了。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你已经不是那个弱小的,需要他的仁慈和宽容,才能存活的婴儿了。你不再需要取悦他的喜好,你有能力,选择自己的人生。

你只是习惯了他带给你的无休止的压力,你忘了,你有能力,你已经可以拒绝他了。”

“可是……”

徐乐捂着脸,这个问题太难,她感觉脑子快要转不动了,只是胸口疼痛。

陆然放缓了语气:“你的父亲只是不喜欢女孩,但是,这不代表他不爱你。”

徐乐抬起了头,她的眼眶里,已经噙着晶莹的闪烁:“什么意思?”

“女孩,只是你身上的一个属性而已,性别属性。你还有其他更多的属性,首先,你是他的孩子。就是这一点,无论他是否真的曾经起心动念,但那一次,他没有下手,终究他也不会再加害于你。

你说的没错,他是你的爸爸。

这么多年,悉心照顾,严格教养,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有多爱你。

他对你要求,你努力表现,他全都看在眼里。

人的情感是相互的。

他已经由一个不能接受女孩的父亲,变成了一个教养你二十多年的父亲。

这里面的改变,会有多少,很难衡量。

但是,如果没有爱,我想,很难做到。

是时候和你父亲,好好谈谈了。”

徐乐眼角的一点点晶莹,已经慢慢干了。

忍着疼痛,听陆然说完这一段,有一些事情,看得更明朗了。

似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地痛。

“你说的不错,你很客观,陆医生。他不是一个坏人。终究,他是我的父亲。”

在孩子的眼中,被伤害,被抛弃,会在心里投下一个巨大的阴影和恐惧,以至于她忘记自己已经长大,已经不需要再害怕。

一个伤口舔久了,就忘记自己也可以痊愈。

一段在小时候,看上去可怕的夜路,真正地走上一遍,才会发现,原来,穿越黑暗,这段小路,并不遥远。

一段害怕面对的心事,真正想透了,也没有想象中的疼痛。

说完了病根,陆然需要再对她当下的症状,进行调整。

治疗了内伤,再在皮外调养。

“说到你这一段时间的恐惧症状。的确和你的父亲有关,确切地说,是和你们两个人的关系有关。

他常年地对你要求,你常年地取悦。常年地要求自己,甚至,已经内化成了习惯。你习惯了这样高要求的工作,高强度的生活。

心里,却始终存有恐惧。

你害怕不能让他满意,害怕他并未曾真心爱你。”

徐乐点头,她已经全然接受了陆然的分析。

“你这段时间的恐惧症状,是从这个根源来的。但是,也和你这段时间给自己的压力太大,脱不开关系。你一直害怕自己做不好,这次有什么不同吗?”

“要说不同,或许是我这次,担心自己真的做不到了。就像你说的,我害怕自己会输。而且,而且我真的有可能会输。”

“你从来都没有输过吗?”这在现实中,似乎不太可能。

“当然,也有失利的时候,只是,这一次,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爸爸说,他的年纪大了,希望有人能接手他的位置,帮他管理公司。他考虑过我,但是,对我的能力,不够相信。

如果我这次失败了,他会彻底不相信我的能力的。

那我就永远没有机会了。”

“管理一个公司,对你而言很重要吗?”

“公司……或许没有那么重要。但是,那样,我很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向他证明我可以了。他不会给我第二次机会的。”

看来,徐乐父亲对她的教育,已经不知不觉渗入到了她的血液。可以说,她就是家里的独子,是当成了男孩在养。

父亲的要求,早已内化成她对自己的要求。

“如果你的人生是你自己的,你的成长也是你自己的,向他证明,还有这么重要吗?”

这个问题,让徐乐再次陷入了沉默。

沉默之后,她轻轻地笑了,这一次,笑容里,少了些许压力和疲惫:“我想,现在找他谈一谈,更重要。”

“你很聪明。徐女士。是时候和你的父亲谈谈了。如果你们有任何需要,也随时欢迎你们预约联系我,你们可以一起进行一个长程的沟通和咨询,这将有助于改善你们的关系,化解你们对双方的误解。”

“谢谢你,陆医生。”徐女士伸出手,郑重地和陆然,握了握。(未完待续。)

合肥长淮医院地点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怎么走
月经前女性子宫内膜厚度是多少正常
合肥医牛皮癣医院
汕头包皮包茎手术专科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